当前位置:彩票3d > 彩票走势 > 正文

停业抗议担心摊位被强制收回,潘家园旧货市场商户

时间:2016-06-09 13:00 来源:彩票3d 作者:赌博游戏 阅读:
《财经》记者 张倩/文
 
5月31日下午,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商户寥寥,大多数摊位无人营业。此前一天,因不满市场管理方要求重新签定摊位使用合同,部分商户决定以停业表达不满。
 
5月20日,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张贴告示,要求与商户重新签订合同,同月30、31日两天为合同签订时间。同时告示指出,凡因个人原因未在规定时间内签订合同者,视同自愿放弃经营权,市场将收回摊位,解除使用关系。
 
据商户介绍,潘家园旧货市场的摊位使用权分为两种,周一至周五出摊和周六日出摊的,目前摊位价格在25万至75万不等,位置较好的周六日摊位价格甚至高达上百万元,每个摊位每年需向管理方缴纳15000元左右的管理费。
 
据商户称,自市场建立以来,市场管理方从未要求签订合同,在他们看来,双方已达成了共识,即购买了摊位的商户拥有摊位在市场存续期间的永久使用权,期间可以自由转卖、转租。而转卖时,商户需向市场管理方缴纳5000—10000元不等的“过户费”,管理方会向购买者发放一张胸卡,以示其拥有相应摊位的使用权。
 
2015年12月,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第一次向商户发放了《地摊使用合同》,合同规定摊位的使用期限为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6月30日,今后合同需每半年签一次,每次签合同需一次性缴纳半年的摊位使用费,多在6000元左右。
 
合同还规定,商户应充分理解目前北京市中心区人口与功能疏解的政策,并配合;如因政府功能疏解政策需对现有市场进行整体升级改造建设,此种情况不视为任何一方违约,商户应无条件配合市场管理方,在规定时间内向管理方方腾退摊位。
 
有商户表示,因为这份合同并没有影响到摊位的运营,因此并没在意,并签下了合同。但之后的种种信息令他们怀疑管理方意欲强制收回摊位,并将市场迁离北京。
 
河北省张家口市市政府的官方网站上曾发布信息称,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领导率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领导一行12人于4月9日在张家口进行考察。同一网站的信息显示,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已与张家口签订了市场搬迁项目,并称此举将加快京津冀一体化产业转移步伐。5月31日,这些消息均被删除。
 
在管理方要求商户5月底重新签订的合同中,增加了部分条款,规定商户将地摊全部或部分转租、转让、转借给第三人或和其他租户交换地摊的或变相转租、转让、转借、交换的,管理方可解除合同;未经管理方同意,商户连续三日未开展经营活动的,管理方亦可解除合同。
 
据多名商户介绍,潘家园旧货市场的商户来自全国各地且流动性非常大,且翡翠、玉石、玛瑙等货物的经营状况波动较大,如果在一段时间内经营状况不好,商户会选择将摊位出租或转让。
 
“我们都需要上货,翡翠的话,要去广州,大概需要一个星期,蜜蜡则需要去俄罗斯,大概要用一个月的时间,在这期间为降低成本会选择将摊位短暂出租。”一位商户表示。商户们认为,转租、转让是不可避免的行为。
 
而潘家园旧货市场方面的解释是,商户和市场存在的是租赁合同关系,只拥有租赁期间的摊位使用权,所有权属于市场。“在租赁期届满后,市场有权不续订租赁协议,如果您严重违反租赁协议的约定,市场也有权在租赁期间解除与您的租赁协议”。
 
管理方还表示,如果摊位随意转租,将势必对市场的经营状况造成影响,导致商户质量参差不齐。“如果您实在无力经营,希望您能与市场协商解除合同,由市场寻找新的用户。如转租情况一经发现,市场将依据法律和双方之间的合同追究商户违约责任,直至解除合同,收回摊位”。
 
5月31日晚上,多名商户接到市场管理方的电话,要求尽快签订合同,但他们表示将会拒签。
 
潘家园旧货市场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初,位于北京东三环南路潘家园桥西南角,占地数万平方米。经过20多年的发展,已成为北京知名古玩集散市场,并号称中国最大的旧货市场。成立于2004年的潘家园旧货市场有限公司为市场的管理方,该公司为国有企业,注册资本为1.8亿元,出资人为北京潘家园国际民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。
 
大保是办报的行家里手,同时也是思想战线的斗士。他坚持解放思想,勇敢捍卫改革开放的路线,奋力宣传党中央的方针政策,抵制来自左或右的方面的干扰。记得1983年“清除精神污染”命题提出后,报社派我去广东高校采访有关情况。我到中山大学、暨南大学、华南师大等几所高校了解了“运动”进展情况,在同教师座谈交流时,听到不少教师对“清污”的种种担忧,他们怕又搞政治运动,怕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被戴上政治帽子,怕文艺创作动辄得咎,怕中外交流被视为引进祸水……我电话里把这些情况汇报给大保,他大感兴趣,立即要求我赶快写成材料用航空信寄回。后来听他说,材料收到后立即被缩编成一份内参,以手抄本《情况汇编(特刊)》的形式直送中央,耀邦同志在上边作了批示。至于耀邦批了什么,这份内参对“清污”只搞了28天即停止是否有所影响,大保没有说,但我明白他是以政治生命作抵押去为党的事业拼搏的。
 
还有一件事不能不提。1984年“十一”国庆35周年活动当晚,为了一张照片,在我们夜班编辑组发生了一场争论。当天我们编第2版,在版面内容基本确定以后,摄影记者王东最后掏出一张照片,嚅嚅地说道:“这张可能不能用,你们看看。”这就是那张后来出了名的北大学生打出“小平您好”横幅的照片,图像有些灰暗,画面也不是很清晰。因为上午在看实况转播时已经见过此一情景,并且深受感染,我脱口而出:“这张好!应该登!”曹焕荣也表赞同。但是另一位编辑立即表示,“不能登,打出这个横幅是违反规定的。”我们互不相让地争论起来。我认为北大学生自发打出“小平您好”横幅,反映了当代大学生对党的路线的衷心拥护和对小平同志的真诚热爱,同时这种亲切的称呼也拉近了领袖与群众的距离,虽然有些不合规矩,但它的正面意义远大于违规。但持不同看法的同志力陈避免招惹是非应谨慎行事的意见,他还透露,游行指挥部事先有不许携带自制宣传品入场的规定,并且北京市委已经下令北大对此进行调查处理。听凭我们的争论,大保开始一直在旁默不作声地听着。我们把决定权呈交给大保,他清晰地知道此时责任的重大:发对了,没有功劳;万一上峰怪罪下来,他吃不了兜着走。他凝神思考片刻,拧灭烟头,嘴里迸出一个字:“发!”这一发,成就了历史性的“小平您好”照片获得好新闻特等奖,也令北大学子即将被查的危局烟消云散。多年来,人们只知道摄影者,知道特等奖,却没人知晓此片发与不发的争论,难于体会一位新闻把关人的献身精神和政治气魄。
 
算来也巧,从1966年进入人民日报到1996年被动离开报社,大保在新闻岗位上整整工作了30年。由于报社80年代末经历了一场颠覆性的折腾,大保从那时起就事实上已经被逐渐边缘化了。但就是在极不正常的情况下,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坚守夜班岗位和职业操守,在尽心尽力办好报纸的同时尽可能地保护了许多编辑记者免于伤害。1996年,他终于并非自愿地离开了人民日报,进入全国工商联和民营经济的领域,开始了新的跋涉。此后又是一个20年,他很快熟悉了经济领域的情况,对民营经济的状况和问题稔熟于心,并且在经济研究与决策方面建立了自己的系统成就。这些年,我们虽然不在一起工作,但经常的沟通和每年的聚会历久不变。每每到一起,听大保如数家珍般地分析经济形势,透露最新资讯,提出改革主张,仍然是那样头头是道,如醍醐灌顶;说到丑恶现象,提起民营经济的保护,财政安排的监督审议,他还会慷慨激昂,拍案而起,仍旧是一门在经济领域轰鸣不已的“大炮”。
 
大保,你50年的职业生涯,留下了丰富的战果和厚重的足迹!作为报人,你是新闻界的战士和良知。作为经济学人,你是企业家们的挚友和卫士。而作为朋友,你仍然是我们中间富有活力的一分子,是永远的大保!
 
写于2016年5月31日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